就是个小段子(米英)

*是个突而其来的脑洞

*文笔很渣,会ooc

*常异色娘塔都有,本来还想写娘塔异色但觉得都要写成短篇就没加_(:з」∠)


艾伦深深觉得这个月是他的倒霉月——你说为什么?当然是因为他那混蛋哥哥——阿尔弗雷德上回不知在哪个旮旯的洋馆回来后,骨折了左脚踝,现在他不得不“履行”弟弟的职责——扶着他。关键是扶就扶吧,关键是这货见他那小恋人时也是我······重可忍,秀不可忍!

“嘿!艾伦!Hero我一个人先去亚蒂家了哟XD”啊,阿尔弗雷德果然又去看亚瑟了……一股蠢气和恋爱的腐臭味都弥漫到我这边了好不?!算了,都过了一周了,差不多也该好了吧……去他的,他自己去,劳资可不想再当电灯泡了。他还少了个累赘。

“呜……哇啊!”那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叫。“果然”望天,果然在意料之中,阿尔弗雷德那人怎么可能不出岔子。果不其然,他看到那个不省心的人踩滑了楼梯。“喂抓住!”他伸手就去抓阿尔弗雷德。但,你觉得他他拉得起阿尔吗?显然不可能。他瞬间感觉自己的重心被带走了……脚下一个趔趄,跟阿尔弗雷德一起摔了下去。

“你说什么?阿尔和艾伦摔下楼了!”“oil没听错吧?艾伦和阿尔弗雷德摔了?”得知弗拉维奥的消息,这俩人行色匆匆地跟着弗拉维奥打了辆出租车就直奔医院。

这俩人几乎是同时推开的门。映入眼帘却是这俩让人不省心的兄弟在病床上斗嘴

“阿尔弗雷德你真该减肥了”

“Hero才不重嘞!是艾伦你失责了好吧!”

“喂你又推卸责任!”

 还是这么有精神呢,看来没事。阿尔弗雷德先发现了这两个门口的人。“啊亚蒂和奥利弗你们来啦!”阿尔弗雷德显得很高兴,朝他们挥了挥手,侧着身子想起身,但手臂撕扯着很疼,只好吃痛地缩回床上。

“你没事吧?”亚瑟看见自家爱人的手臂上缠着一圈一圈的绷带,也是心疼地前上问候。“Hero完——全不疼哦!亚蒂完全不用担心Hero哟!”眼前的阿尔却一脸不在乎,还摆出了一个笑容。

“真……真是的baka。我,我才不担心你呢。”亚瑟快速把脸侧到一边,小声地辩解了一下。

“艾伦,你没事吧?”奥利弗看见艾伦的眼镜去掉了,取而代之的是左眼上的纱布。他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,双手撑着椅子,眼睛却紧紧盯着那块纱布,眉头轻撇着,这动作让那双粗眉毛仿佛要缠在了一起。

“啊,这个吗?就是摔倒时眼镜碎了,不小心划到眼角了而已,那护士包的时候多包了。”艾伦倒是轻描淡写地道出。

“需要oil的杯糕吗?oil最近发明了新口味呢。”奥利弗那人畜无害的笑,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信了。天知道他又在杯糕里放了什么:橡皮?安眠药?前者还好,后者......他不确定吃了会不会死。

艾伦好笑的望着奥利弗:“你觉得我会上第二次当吗?如果我真吃了鬼知道会不会直接去上帝那儿报道了。”

“但艾伦喜欢oil的蛋糕呢,oil知道的。”他却认真的看着艾伦,不可置否地说道。

“我喜欢你的蛋糕?拜托,我亲爱的奥利弗,你哪次做完杯糕后我······”他突然语塞,因为他突然说不下去了。他好像,每次真的吃了······

你看嘛,艾伦难道不喜欢我的杯糕?”看见艾伦语塞的样子,奥利弗倒真的以为艾伦喜欢,歪着头又冲着他笑了起来。

不过,说真的,他那头莓金色的碎发,配上他的笑容,真的很好看。不知道为什么,艾伦现在有这个想法。该死的,他怎么会觉得这个疯子好看?他开始怀疑是不是阿尔弗雷德的蠢还开了热点。

······屋里满是粉红色的泡泡,那位一直站在房间角落的双马尾辫护士黑着脸,最后还是默默退场了。

“这两个家属也真是的,秀恩爱也得有个限度嘛……”

她有些不满地嘟囔道。

“罗莎,你不是还有Heroine我嘛!”一个女医生突然把手搭在了她的肩上。

“艾米丽你还是注意点……”

“有什么关系嘛!罗莎你喜欢Heroine这样吗?”

“不···倒也不是······”

嘛,其实他们也没资格说患者家属,毕竟,医院里秀恩爱的不只他们。

 

 

 

 


啊呀,这是一篇质量不怎么好的小甜饼_(:з)∠)_。这里落色,一个溺在常异色米英很长时间的小透明【瘫】在纠结了很久写不写文后还是忍不住写了【喂】


评论(2)

热度(21)